<

蔡澈卸任,后奔驰时代康林松应该怎么走

2019-05-26 17:56:52 小猪猪 ITCN 分享

满帮普惠金融体系闭环加速构建 数博会携手建行释放了哪些信号?##########

原标题:满帮普惠金融体系闭环加速构建 数博会携手建行释放了哪些信号?

“辛辛苦苦跑一趟,路费油费还得自己垫,心里总不是个谱。”

我走访过不少货车司机,很多师傅都有这样的担忧,很显然交易环节中的资金流转和资金安全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重要因素。这几年,随着行业领军企业---满帮,深化金融创新服务的模式落地,这个问题逐步正在解决。

日前,满帮和中国建设银行在数博会前战略签约,获得大额金融授信,献礼数博会。这一合作将极大程度地把其在金融领域构建的产品和服务矩阵,普惠给更多的司机、货主等产业链上的参与者。

众所周知,货主、物流企业、货运司机及服务商户等全交易流程涉及到成百上千万的参与者,其中金融服务是产业融合最大的催化剂。现在满帮和建行这样的巨头合作,将让过去享受不到金融服务的物流企业和个人受益,司机不再因为过路费下不了高速,不再因为油费不敢接单,小微物流企业也能够获得资金周转而敢于向前发展。满帮集团与中国建设银行承担起了物流产业普惠金融落地的重担,以普惠金融推动物流业向健康、高质量发展。

建行为什么选择满帮? 探索普惠金融创新落地应用

物流产业的发展和国家经济的发展息息相关。在中国,公路物流是绝对的主力,3000多万货车司机撑起了公路物流运输的命脉!过去多年,人货信息不对称、相关链条金融服务缺位以及调度缺乏有效的科学统筹,成为制约行业发展的关键问题。

建行要想在该领域找到一个信任的合作伙伴,满帮无疑是最好的标的。因为是满帮集团通过多年的努力,率先打开局面,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车货匹配的历史难题,并且通过满运宝这样的创新业务推出,极大地解决了交易环节中的智能匹配、交易效率、风控等问题。

那么,满帮的优势主要何在?在我看来,主要有几个方面。

第一:行业领导者地位。

既然是战略级别的“强强合作”,双方自然都是各自领域的领导企业,才能真正有能力探索“大数据物流产业+金融”的落地应用。建行自不必多说,而满帮在所处的领域,各项数据指标位居行业第一。

公开的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满帮认证货主会员160万,认证司机会员650万,平台年撮合成交规模7000亿。旗下的交易平台满运宝,月成交额已超过30亿。

第二:顶级的行业运营团队。

满帮集团由行业两家领导平台货车帮和运满满合并而来,几乎汇聚了该领域最优秀的管理人才、运营人才、技术人才。

尤其是2017年王刚加盟满帮之后,满帮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各项业务迅速发展。今天的满帮,服务的虽然是重资产行业,但自身却是轻资产模式,核心的资产还在于人才。每次融资过后,满帮都会把相当一部分拿来做人才队伍的建设。今天看来,人才梯队的完善,反过来让满帮的各项战略规划得以实施。

第三:闭环的智慧货运物流体系。

满帮发展到今天,早已经不是简单的撮合交易平台,而是打造了一整套可以闭环的智慧货运物流体系。用王刚的话来说就是“满帮的赛道中,既有高科技、无人驾驶,又有金融、交易,还能做国际化,这太难找了。”

所以我们看到,这几年想找满帮合作或者想投资满帮的机构,纷涌而来。去年满帮完成了一笔19亿美元的融资,包括腾讯在内的多家权重资本加持,也很能说明问题。这一次建行探索金融科技创新落地应用,找到满帮,自然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正如业界人士所言,物流金融虽然市场空间无限广阔,但物流金融同时也是个“烫手的山芋”,想做好困难重重。其中最为关键的是,需要一种机制让银行等金融机构对小微物流运输企业有充分的了解,让物流业务的信息流整合化、透明化、统一化,消除金融行业与物流行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

很显然,拥有数百万司机、货主数据的满帮集团,无疑是中国最了解这个群体的平台,他们的风控模型也将反向给建行这种巨头提供征信参考,能够让建行这样的金融巨头对小微物流企业、司机等有了充分的了解,进而才有了普惠金融科学合理落地的可能。

跨界共赢相互赋能 双方分别得到了什么?

任何合作的基础,一定是“共赢”,建行能够满帮带来什么,这点比较直观,在官方公布的新闻里说的很详细,包括将普惠金融与满帮交易平台会员金融需求相结合,助力百万中小企业货主和千万司机共享便捷金融服务等等,这里我们就不展开来讲了。

我们更想探讨一个话题“满帮能够给建行带来什么?”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建行是“宇宙五大行”之一的金融巨头,全球最大的银行之一。但事实上,这几年来,建行早已经实施“金融科技”战略,秉承开放的心态,通过完善科技创新体制机制,激发全行科技创新活力,促进更多科技创新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

这一次和满帮的战略合作,包括贵阳市市长、建行一把手董事长等在内的领导亲自站台支持,也从某个层面释放了信号:满帮就是建行落地“应用新金融服务模式,促进更多科技创新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理念的最佳拍档。

在我看来,也只有这种顶级的巨头跨界合作,才能真正点亮贵阳数博会,才能真正为多方参与者提供切实的价值。对于这种强强联合,不难看出,利用双方强大的平台能力和运营能力,拥有产业链的最顶端的话语权和解释权,能够最大化的整合行业资源。

我还是那句话,物流产业不能再“夫妻老婆店”分散式的发展下去了。行业也只有以互联网科技为技术基础,展开普惠金融服务才能深入服务产业链上的每个参与者,才能尽可能地健康发展,而不仅仅是高速发展。

加速裂变大数据落地应用 打造普惠金融应用新范本

互联网金融要解决的问题是更加公平、透明地去支持之前被忽略的人。现在满帮集团要做的事情,就是打通各方资源平台,建立基于数据的信用体系,更加高效的解决之前被忽略的车主、货主们。

普惠金融的赋能将会极大的调动各方参与者的积极性。积极性起来了,数据就会增加,有了数据支撑,满帮金融的用户画像将更精准,风控模型将更成熟,金融产品则能够在精准的场景、高需求时刻,以更低的费率服务诚信等级更高的用户及物流企业。

很显然,满帮和建行的合作只是一个开始,未来类似的合作将成为行业常态。同时,也可以总结出一整套合作机制,以金融为杠杆,推动产业链上的主体更好地连接和融合。同时,也将形成可供各方参考的方法论体系,进而把这种合作模式推广到行业以外的合作伙伴,让整个产业共享满帮&建设银行科技金融创新跨界带来的产业红利。

蔡澈卸任,后奔驰时代康林松应该怎么走市场份额颓势难挽,饿了么暖冬计划缘何遭遇滑铁卢?##########

原标题:市场份额颓势难挽,饿了么暖冬计划缘何遭遇滑铁卢?

就在五一假期之前,饿了么旨在降费率的“暖冬计划”在实行一个季度后,开始遭受舆论质疑。有媒体爆料,上个月,饿了么的厦门商家收到平台提高佣金的通知,且此次的费率调整在商户们的协议期内。近日,饿了么的上海商家也开始投诉,称饿了么出尔反尔提高佣金费率。

除了提高商户佣金费率,饿了么近期又遭遇多省份代理商指责其“霸王清理”的事件,这让原本“尊重合作伙伴”的话语付之炮灰。其实,以阿里“你为我服务”的投资风格,这场收购背后注定不会如此“佛系”。

值得注意的是,饿了么编入阿里已一年,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总裁、饿了么CEO王磊当初许下的“一年内抢占50%外卖市场份额”的口号不仅没有兑现,其市场份额在阿里的资金加持下不升反降。根据移动互联网大数据监测平台Trustdata发布《2019年1季度中国移动互联网行业发展分析报告》,显示饿了么市场份额连续4个季度下滑。

“暖冬计划”遭遇冷空气

4月上旬,来自厦门的商户反映,距离协议期还有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饿了么平台就在厦门试点提高商家佣金费率,部分商家佣金率由原来的18%提高至21%。还有商家透露,如商户反应不大的话,这样的政策可能被推广到其他地区。而根据Bernstein报告推测,美团高于饿了么33%的订单量,让商家很难完全抛弃美团、转向饿了么。若饿了么继续提高佣金,因其没有订单量的优势,商家流失的可能性会更大。

饿了么这次调整佣金之所以引起更大的反响,很大程度上归咎于前几个月其“暖冬计划”不涨价的口号。公开资料显示,1月王磊曾承诺,口碑对商家的收费最低能做到竞争对手的五折,而饿了么的商户费率则保证不会涨。短短数月就开始背离承诺的举动,让原来倾向于饿了么的商家感到“上当受骗”。

据媒体了解,第一批试点的商家主要集中在粤海地区,仅有千余家。几个月试点下来,下一批试点却遥遥无期。而对于有降费率诉求的商家们来说,试点商家的数量“杯水车薪”。其实,饿了么的“暖冬计划”更像是向商家做出“降费率”的姿态,可能是降低佣金费率、拉拢商家的效果不尽如人意,饿了么不得不违背之前承诺提高佣金,以缓解盈利压力。

值得注意的是,饿了么平台上佣金费率的这种反转,可能造成饿了么与商户之间关系的恶化,更加削弱与商户之间本就较为弱势的饿了么的话语权。根据Bernstein报告数据显示,商户在美团和饿了么之间更倾向于美团。对同一家餐厅而言,美团相较于饿了么平均多给餐厅带来33%的订单,且随着城市等级的降低,美团的优势越来越大。美团在一线城市中领先于饿了么9%,在四、五线城市则领先于饿了么两倍。此外,有32%的餐厅只使用美团,只有16%的餐厅只使用饿了么,其他52%的餐厅都在两个平台上。

饿了么反攻的阶段性败退?

被阿里纳入麾下后,其对饿了么“没有上限”的投入以及背后新零售资源的支持的成效似乎并不理想。多方数据证实,在被阿里输血的饿了么在强势补贴之下,市场份额却在缩减。互联网第三方数据机构DCCI近期发布了2019年Q1外卖市场报告,报告数据显示,目前美团外卖、饿了么和饿了么星选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4.6%、25.5%和8.4%。而近期Trustdata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18年二季度到2019年一季度,饿了么的市场份额从36.0%下降到27.5%。

被收购的饿了么在公司组织、业务和管理上,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这一切给外界的直观感受是,饿了么进一步“阿里化”。比如饿了么给予一线城市经理较大授权,倡导阿里的“大中台、小前端”,将即时配送体系融入阿里新零售的基础设施构建。阿里还为饿了么确立了战略方向和目标:短期通过地域下沉、降低费率来夺回50%市场份额,长远则是从C端向B端转向,着眼于商户数字化。

不过,阿里的商业规划能不能给饿了么带来更为长远的利益,尚难以预测。投资界对战略投资通俗的理解分为两种:一种认为战略投资是“你为我服务”,一种认为战略是投资“我为你服务”,前者被认为更像现阶段的阿里。

这导致着阿里内部将投资并购看作是围棋游戏,顶层设计明显,希望收购的公司最终都能够进入到自己旗下,建立一个全产业链的阿里系闭环,消费者在阿里这一体系内就可以基本满足自己的需求。因此,被收购或控股的公司是否在自己领地获得一隅的优势并不重要,目的是联合起来吃掉最多的黑子,帮助阿里赢得全局胜利。但仅从外卖行业中饿了么的表现来看,这种转变并没有让饿了么的效益增加,且正给公司带来较大的压力。

更为严重的是,饿了么在市场份额不断遭到削减的情况下,其平台与用户、商家之间的关系链,则在代理商维权、佣金变动等事件的冲击下暴露出危机,而且这种负面影响要更深。

三四线市场补贴红利不在?

虽然饿了么还在用户、商户两端大打补贴战,以期快速开拓三四线城市。但饿了么过于依赖补贴的打法,似乎没有换回明显的市场份额提升。当然,饿了么一年反攻战,若是仅从市场份额就断定失败未免有失偏颇,可不断被削减的趋势,的确暴露出饿了么在战略打法的失误和下沉市场的缺失。

在业内看来,饿了么通过三四线城市做突破口,“农村包围城市”慢慢占据一二线城市是比较好的选择。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也认为,相比起在一二线城市从美团手中抢过市场份额,饿了么从三四线城市着手的胜算会更大。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以来,我国在线外卖用户的城市分布重心正向三四线城市移动,一线城市用户占比下降6%,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增加5.8%,成为外卖市场增长的新驱动力。此前王磊透露,伴随着整个阿里都在下沉渠道,对饿了么而言,向三四线重新投入会是个好机会。从去年开始,饿了么就加重了对三四线城市的扩张,今年3月又宣布“上山下乡”计划,向100个三四线城市加速布局。

然而,三四线城市的外卖市场相比一二线城市来说较难突破。来自英国《金融时报》内部研究部门的调查报告显示,进军低线城市意味着需要打造外送网络以解决物流问题,但三、四线城市对于价格敏感度更高,且人口密度更低,难以实现规模经济。

饿了么大规模补贴刺激的仅仅是低线城市的伪需求,一些从来不点外卖的人开始点外卖,唯一的原因就是几乎不花钱。一旦补贴撤销,这部分用户的存留量不高。比如大理外卖市场补贴大战焦灼,在饿了么的大幅补贴下,外卖订单量短短2个月增长了近3倍,但这与大理的城市规模远远不能匹配。

总的来说,暖冬计划的“变脸”说明了饿了么绝地反攻的艰难。这个“超级独角兽”当初许下的承诺和豪言,兑现难度也将因经济下行、行业进入深水区增加。而纵观被阿里收购的企业,不乏遭遇“水土不服”而被弃如敝屣的例子。尚与阿里在“蜜月期”的饿了么能否承继阿里的野心,还是最终成为另一个“弃子”,尚需时间检验。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编辑:小猪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