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幻西游:这号主是真眼瞎,买的号身上带了把129的法系神器

2019-05-25 11:10:35 小猪猪 ITCN 分享

中兴前高管评美国竞争5G:业内人看来,就像他们的乒乓球队参加奥运会##########

原标题:中兴前高管评美国竞争5G:业内人看来,就像他们的乒乓球队参加奥运会

汪涛中兴前高管 通信领域专家

前不久网上流行过一个视频,特朗普说,5G是美国必须要赢得的一场竞赛。但事实上,尤其通讯设备的制造,5G这个产业对绝大多数国家来讲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绝大多数的国家已经没有5G的产业了。这是一个很怪异的问题,美国事实上从设备的角度来说,他现在已经不在这个圈子里面了,美国根本就没有5G的设备的产业。这有点像美国在奥运会上说,我们一定不能失去乒乓球赛的金牌,有点莫名其妙。

(不要问完整片段什么时候发,问就周四)

前不久网上流行过一个视频,特朗普说,5G,是美国必须要赢得的一场竞赛。美国最近出的一些政策都是对5G的产业高度关注。但事实上,尤其通讯设备的制造,5G这个产业对绝大多数国家来讲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绝大多数的国家已经没有5G的产业了。

美国要加入5G产业的竞争,它的角度是什么?到底有多少参与的程度?过去美国的通讯产业确实非常牛。在我上大学的时,贝尔实验室是电信行业从业者心中的一个圣地。电信的很多标准都是贝尔实验室制定的。

在2000年左右,朗讯破产了。

2010年,诺西收购了摩托罗拉的通信设备。

2014年,联想收购了摩托罗拉的智能手机业务。在这以后,美国通信设备的产业几乎消失殆尽了。

几年前,我曾经去过新泽西,在AT&T总部旁边是lucent的总部,在他前面有一个晶体管的一个水塔。经过那里时,我在美国的同学介绍,这就是以前朗讯的总部,问我们公司买不买。

我看到这里是斑驳的,很多的玻璃都快要掉了,已经人去楼空。美国的通讯产业近乎于消失。当然还有一些芯片、苹果手机,以及一些数据通信的设备,算是与5G这个产业有关的。

我是亲眼见证了通信产业最近几十年的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前全球有很多的通讯设备的厂家,但因为华为和中兴的崛起,集中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16年的时候,全球剩下的可以做通讯设备的厂家已经非常少了。

我刚刚毕业时,中国的通信需要大发展,但建设资金很少,号称七国八制。那时用在邮电部电信网上运行的设备来源非常多,哪个国家提供政府优惠贷款,我们就买谁的设备。所以当时是日本的,韩国的,英国的,以色列的,德国的,法国的,美国的,加拿大的,很多国家的设备都有。逐渐的中兴华为国内的厂家起来,慢慢到大的电信厂,到16年就剩下了华为诺基亚爱立信。

可能我们很多人都还没注意到这个问题,现在全世界对通信设备可以去做的只剩下三个国家了,北欧的瑞典、挪威以及中国。那么瑞典和挪威各一个厂家,中国两个厂家,一共就是这四个厂家,其他的都已经逐渐边缘化了。

谈到5G,目前这个格局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有很多公司这个过程之中消失里,其中有很多还与中兴华为合作过。

2004年,当时第一大的电信设备厂商马可尼,是我们心目中的一个圣地。马可尼是无线通信的鼻祖,他发明了无线电报。他是意大利人,但因为在意大利没有找到应用,后来他转移到英国去了,在英国成长成一个电信巨头。

2004年时马可尼主动联系上我们,想跟我们合作低端传输设备。当时我是非常激动的,我们能够去跟马可尼公司合作了。我到伦敦郊区的马可尼总部去过好几次,开始跟他进行谈合作,不到半年时间,马可尼公司居然破产了。

这个事情对我是非常震撼的。我以前学科技史,马可尼和他的助手肯普怎么发明无线电报,波波夫当时发明同样的技术。他是怎么获得诺贝尔奖的。原来只是作为读科学史的学习,后来亲自去这跟这家公司谈合作,又亲眼见证这家公司破产,心目中的震撼是非常深的。后来我还跟其他的一些公司,包括阿尔卡特,也谈过合作。阿尔卡特被合并了。华为跟摩托罗拉也合作过,摩托罗拉的3G的核心网采用的就是华为的产品。

这个过程可以说是沧海桑田,有人也预测到2023年,中兴可能成为全球第二,意味着最终也就剩下三四家公司可以做这些事情。

从国家战略安全、国家产业的角度来谈,美国对中国的贸易制裁有影响,确实也是事实。

但如果美国直接因为你这个产业做得好,就一定要来为难你,这个事情不好直接摆到桌面上来谈,但现在的情况确实变得不太理性。

一般情况下,另一个国家的产业有竞争优势,按照经济学的比较优势,就应该发挥中国的优势,你就发挥你自己的优势不就得了吗?

现在美国确实有些方面现在表现的不是一个太理性。更加让我们感到诧异的一个问题,美国事实上从设备的角度来说,他现在已经不在这个圈子里面了。

这是一个很怪异的问题,美国根本就没有5G的设备的产业,你还谈什么“我们不绝对不能够失去这样的一个竞赛?”

特朗普说不允许其他国家,在未来重要的工业领域超过美国。如果从设备领域,中国不是超过美国,而是美国早就已经灭了。这有点像美国在奥运会上说我们一定不能失去乒乓球赛的金牌,有点莫名其妙,因为美国运动员连进奥运会赛场的人都没有,还谈什么别的呢?

上面这个视频大家注意看,站在后面那俩人,这俩哥们可能很多人没注意到。那俩哥们是搞5G的吗?你看看带着安全帽,分明是准备去墨西哥建墙的嘛!

本文来源:观学院

责编|于杨

审核|邱荔

梦幻西游:这号主是真眼瞎,买的号身上带了把129的法系神器从科技史上两次操作系统之争看系统论的重要##########

原标题:从科技史上两次操作系统之争看系统论的重要

在今天,全球的消费者手中的电子终端,基本上被两种操作系统垄断。PC(个人电脑)的系统,大部分都是微软公司的Windows(视窗系统),而手机操作系统则绝大多数是由谷歌公司领导和开发的安卓系统(Android)。今天,这两种操作系统的垄断看似牢不可破,但是在它们刚刚出现在个人电脑和移动设备上的时候,它们都经历过一次生死之战。而它们的对手,都是今天仍然闪耀、但是已经日趋小众的苹果公司。

在《浪潮之巅》一书的第六章“IT领域的罗马帝国”里,吴军先生对Windows系统是如何打败了当时在技术上遥遥领先的苹果的系统,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浪潮之巅》第三版上册,人民邮电出版社2016年出版,107页至117页。)简单来说,在1980年代,苹果公司率先开发出了新型的电脑麦金塔(Macintosh)。这种电脑搭载有基于图形的操作系统,对于用户来说,图形界面比老实、的依赖一行行代码的操作系统要容易使用的多的多。也正是这种发明,第一次让电脑走入千家万户成为可能。而在苹果刚开发出麦金塔电脑的时候,微软的操作系统仍然是用代码操作的DOS系统:微软比苹果落后了整整一个时代。

研究科技行业的人都知道,最好的科技并不一定代表着最终的成功。在支持信息时代的三大理论之中,这种规律被系统论所解释(另外两大理论是控制论和信息论)。简单来说,系统论的意思就是,单项指标的优势并不足以依赖,系统的平衡与优化才是最重要的。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高级白领也许很能赚钱,但是如果他因此忽略了健康和家庭,那么在系统论看来,他的工作就不是最优化的。

但是,在1980年代,还很少有人意识到这一点,苹果公司的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也根本没有把微软开发个人电脑操作系统的潜力放在眼里。毕竟,当时苹果的操作系统是最优秀的,其品质足以碾压同时代的任何对手。其实,即使到了今天,苹果的产品,不论是硬件和软件,其质量仍然是出类拔萃。

苹果的优秀质量和先发优势,并没有让它打败微软。反之,微软则通过联合更多的同盟,最终占据了PC操作系统的绝大部分市场。简单的说,苹果公司的战略是一个人吃饭、不带别人玩。从硬件的开发、到软件的设计,早期的苹果公司并不兼容其它的厂商。但是,微软则反其道而行之,把自己整整落后于苹果一个时代的、不基于图形的DOS系统,以近乎免费的价格提供给几乎所有的行业参与者,同时努力开发自己基于图形操纵的视窗系统。

结果,苹果赚了实打实的卖产品的钱,微软却得到了整个市场:即使苹果的操作系统远远优于微软。当微软终于研发出自己好用的Windows3.0和3.1系统时,技术上领先了多年的苹果公司,终于无法与微软构架的庞大的网络继续对抗。直到今日,苹果的个人电脑系统仍然是小众产品,甚至病毒制造者都不愿意开发攻击苹果系统的病毒,而这也是导致苹果系统的病毒比Windows少的一个原因:这真是一个伤心的故事。

无独有偶,在人类的科技行业慢慢从个人电脑时代跨入移动设备时代以后,几乎同样的战争又一次上演。这次,失败的一方仍然是苹果公司的操作系统,而胜出者则是在谷歌公司领导下开发的安卓系统。而这次对抗的情节,几乎和许多年前的PC时代的操作系统之争如出一辙。

苹果公司以自己优秀的品质,再次取得了先机。在2007年,苹果公司的iPhone手机上市,吸引了市场的全部目光。尽管在稍后的同年年底,Google已经做出了第一款安卓手机的样机,但是其品质和iPhone的差距十分巨大,以致开发者决定将它推倒重来。如果从品质和时机这两个角度来看,苹果公司已经取得了决定的胜利。

但是,系统论的威力再一次被发挥出来:任何单个的技术指标,包括产品的品质、价格、甚至是产品占据的时机,都不足以对抗系统带来的巨大优势。尽管iPhone的品质在当时远远优于安卓系统的手机,苹果公司却采取了和几十年前一样的思路:自己做几乎所有的软件和硬件,对加盟商苛刻而又挑剔。苹果公司的这种做法,保证了它的产品的最优品质,但是却失掉了整个市场。

与苹果公司相反,谷歌公司只做安卓系统的操作系统这一部分,而把整个安卓生态链的上游、下游、软件应用、硬件设备等等,全部交给其它的公司去做。而比微软做的更彻底的是,谷歌公司甚至不对安卓系统收费,而只是通过广告收取间接的费用。苹果与谷歌在手机操作系统上的对抗,其实不是两家公司的对抗,而是苹果公司以iPhone一个产品,对抗整个移动终端产业群。

今天,这场对抗的胜负已分,iPhone已经成为小众的奢侈品,而安卓系统和安装安卓系统的手机,其品质却不断提升,已经和iPhone相差不多(有些方面甚至胜过了苹果,比如华为在几个月以前推出的优质摄像功能),而其市场份额则是iPhone的许多许多倍。苹果公司的手机和系统,虽然有碾压对手的品质和先发的时机,但是却输给了占据了整个系统的安卓系统。关于这一次操作系统的对抗,可以参考前述《浪潮之巅》一书下册的第520页到525页。

从这两次科技史上的操作系统之争,我们可以看到系统论的重要性:单个要素再强大,都很难与整个系统对抗。而这种系统论,其实并不是信息行业的独创发明。早在中国两千多年前的楚汉战争之中,系统论的重要性就曾经体现出来。

在楚汉争霸中,西楚霸王项羽的军队,无论从战斗力还是忠诚度,都远远超过刘邦和他那松散的军事联盟。以至于在彭城一战中(今天江苏徐州),项羽仅仅依靠3万军队,就把刘邦的近60万大军打的溃不成军。

但是,项羽的军队就好比古代的苹果公司:虽然极其精湛,但是没有联合整个系统。史载项羽有妇人之仁:“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至使人有功当封爵者,印刓敝,忍不能予。”平时对手下非常好、很关心手下的生活和身体健康,但是当将士有功劳要分封官位、土地时,却不能慷慨大度。结果,项羽的军队永远就只有那么一点点精锐,没有什么军事同盟:项羽永远是自己一个人在作战。

反之,刘邦在分封功臣上,从来不手软,甚至韩信问他要封“假齐王”的时候,刘邦能听张良之策,封韩信真齐王。结果,项羽以一小股忠诚的精锐部队,对抗刘邦拉起来的整个系统:这和两千年以后的苹果公司以最优质的产品,对抗微软、谷歌拉起来的整个系统,又何其相似!史载项羽百战百胜、一败而亡,刘邦百战百败、一胜得天下,而两千年以后的苹果、微软、谷歌之间的两次对抗,又何尝不是如此?

一个系统的平衡、协作、共同繁荣,其效果要远远优于单个要素能带来的,哪怕这单个要素是极其优质的:事业上的成功并不足以决定一切,生活、家庭、健康的平衡才更重要;一笔运气极佳的投资固然让人激动,但是长期的投资纪律和组合管理,才是通向长期盈利的坦途;发展GDP固然重要,但是如果因此牺牲了环境、社会和谐和人们的健康,则难免得不偿失。如此种种,系统论的精妙哲理,值得每个人深思揣摩。

( 作者系信达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

编辑:小猪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