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金全球视野】央行周观察:我国货币政策边际宽松取向未变

2019-05-25 19:46:53 小猪猪 ITCN 分享

印尼艺术小镇:房产传子不传女没儿子传侄子,原因很有意思##########

原标题:印尼艺术小镇:房产传子不传女没儿子传侄子,原因很有意思

从登巴萨开往乌布德小镇(Ubud)的小客车一定要等做坐满了人才会动,我们不想包车,只好等待。

村妇窝在闷热的车里脑袋发晕,皇帝叫她下车!却又被“下车也是一样的热啊”拒绝。

一个小伙子(上图右)找老鼠皇帝搭讪,皇帝问他多大,他说30。皇帝说:我比你大20多岁,你叫我什么?

那年轻人故意摆出一副无比严肃的表情,想了想后认认真真地鞠个躬,叫到:Vater!(爸爸)。

村妇一口水直接喷了出去,抹抹嘴巴,叫到:嗨,那你得叫我妈妈!

刚刚认下的“儿子”阿吉说:爸爸,我给你们推荐几个游客很少知道的小岛,比库塔棒多了,安静又漂亮。

一个黑黑胖胖的司机将他那粗短肥腻的手抬起来对皇帝说:我这个玉镯很棒,只要100万,卖给你吧。

村妇捣乱:对对,卖给他卖给他。

胖司机便愈发使劲企图做成这桩生意。皇帝大笑:我没钱的了。不买不买。

胖司机却不死心,实在无望,干脆脱下身上的无袖衫,又指指皇帝身上的衣服:干脆我们换衣服穿吧!

惹得众人大笑。干儿子阿吉怕我们耽误太多时间,遂帮忙说服一位司机以70000卢比的包车价送我们去乌布德。

去巴厘岛,一是看海,是传统的度假项目,二就是周边的艺术氛围浓郁的小镇,而这些小镇才是我们的心水说在。

十五世纪,许多艺术家从爪哇来到巴厘岛,带来了一大批成熟的艺术形式,包括舞蹈、雕塑和绘画,导致现在岛上的庙宇、神龛、横梁和石基上随处可见神像、飞禽走兽、奇花异草等雕塑。其中有三个地方最为集中:以绘画见长的巴厘岛中部小镇乌布德(Ubud),这里也是全岛最具艺术气息的地区;乌布德以南的木雕村马斯(Mas)和巴土布兰石雕村(Batubulan)。浓郁的艺术氛围吸引了世界各地艺术家,世界性的艺术理念和民族风格特色互相碰撞,迸发出璀璨夺目的灵性光芒,紧紧地锁住往来人流的目光,让人流连忘返。即便回到家,再想起这里,也似乎仍能感受到那种浓郁而独特的雕琢时光:沉静、缓慢而灼烈。

巴厘岛是印尼唯一一个信奉印度教的地方,但这里的印度教与印度本土又有些不同,除了传统的三大神,巴厘人也拜释迦摩尼。

我们在乌布德镇的猴街下车,看见一间小小的石雕门楣,是仅容一人通过的宽度。抬脚踩上台阶,先与一尊佛像打个照眼。幽默的巴厘岛人最喜欢的做的事情就是给神像戴花,原本严肃的信仰瞬间变得接地气起来。

走进去,便是一副别样洞天。第一眼立马让我们喜欢上了这家民宿。上图是这家民宿的院子。

这家名叫Puri Muwa 的民宿共有五座独栋小屋,主人是一对老夫妇(上图)。男主人名叫Tjoka Rai Astawa,今年79岁,退休前是登巴萨市一名普通警察。老人家看上去身体较弱,反应也很慢,虽然英文口语听起来不错,但听力很成问题。他老伴今年77岁,退休前是小学教师,到是神清气爽反应灵敏。所以,她也是实际上的管理者。

夫妇俩15年前退休后从登巴萨回到这里,在祖传的宅基地上盖了这些房子。

皇帝问她:盖了几年?

老太太笑笑,眉眼间都是慈祥:一年盖一栋,用了5年。

那现在贷款还清了吗?村妇等不及插话。

还清了。老太太还是笑,她笑起来真是好看呀:还贷款也用了5年。现在好了,无债一身轻,可以过过清闲日子。

(上图是我们的早餐)我们又问了一些问题,比如医疗保险。老太太说他们退休前全部医疗费用都由政府承担,但退休后大不如前,小病小药还可以报销,治大病则主要靠自费,政府仅承担很小的份额。还好儿女孝顺,一子四女都在登巴萨工作,每家都有房有车,每逢周末或假期,就会齐齐回来探望二老。

皇帝问及这处房产的继承问题。老先生答:只能由儿子继承,女儿捞不到丝毫份额。

那如果父母同意由所有子女平分财产又该如何呢?皇帝追问。

不行的。即使我们老两口签署遗嘱同意由全部子女平分这些地产也不行。因为这地皮不属于我们俩,而属于整个家族。女儿嫁出去了,就不是我们的人了。

皇帝很感兴趣,进一步深挖:假如您的儿子只有女儿没有儿子又当如何?

答曰:要传给侄子,必须是同一家族同一姓氏才行。

【国金全球视野】央行周观察:我国货币政策边际宽松取向未变走,到古佛村看千年高速路##########

原标题:走,到古佛村看千年高速路

高架桥

古道行1234全文阅读

“服务区”内饭店所用的水缸

减速带1234全文阅读

石梯路走成脸盆状

防护栏

威远县新场镇古佛村有一条千年古道,被现代人称为古代的高速路。因为这是自贡、威远境内通往仁寿、乐山甚至成都等地的大路要路,自贡的盐、威远的煤等物资要从这条要(大)道运出去,外面的米、面、布匹等商(产)品要通过这条路运回来,是这一带最宽阔、最规则、最完善的大路。

1234全文阅读

近日,笔者来到这条盐煤古道上,边细细观察和琢磨,边听几位老哥、老辈解说这条古道中间或道路两旁的一些设施,还真与现在的设想和设计相似。

从古佛村办公室后面进入这段保存完好的古道,顺石梯而下,不远处就是一用石头和泥土砌(垒)起来的路道(基),这高坎建筑,高度大约在两丈以上,形成了等同于现在的高架桥,将两山紧密连接,让道路变得平坦。继续前行几十米,古道变得宽敞起来,中间是两条畅通的凹槽,从痕迹上看,这是以前独轮车走的专线,凹槽通道两边分别都有马蹄印和阶梯,从形成的脚印来看,以前也应该是来去靠右行的。因为这是“高速路”,行走的人车和骡马多,如果没有秩序上坡下坡容易相互挤撞碰闯,甚至发生事故。路途中,每一个上坡处的右边石坎上基本上都有一层一层像梯子一样的平台,这是便于背东西的人们靠置背篼歇气,并且有高有低,方便不同高矮行人。如果没有这些石台阶设置,背上的背篼就难以放下,放下了也不易重新起身。相当于现在的休息(安全)区。

再往上走,有一块如院坝似的大石坪,当地60多岁的村民刘远贵说,据老辈们说,这是过往车辆和骡马歇气休息的场所,也就等于现在的服务区。刘远贵说,其实这还不是真正的服务区,因为这里只能靠车,放骡马,没有吃饭、喝水之类的服务,真正的服务区还在古佛洪崖顶上,这里不仅有荒草坝,还有一家饭馆,过往行人饿了、渴了可以在这里“打尖”、喝水、休息。

从大石坪再往前走一两百米远,途中有一处道路不仅弯且陡,坡途中还横安立了一排坚硬的石板,对这段古道有研究的新场镇工作人员郭开奇说:“这就是以前的减速带。”因为这坡陡、长、弯,独轮车经过这里,非常危险,稍不注意就会连人带车冲或翻下山坡深沟,有了这减速带,就可以靠停在这里缓缓劲再慢慢下坡转弯,自然就安全、稳当多了。

1234全文阅读

编辑:小猪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