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拉利不再提供发动机或将让玛莎拉蒂最后防线失守

2019-05-27 4:11:40 小猪猪 ITCN 分享

创始人愤然逃婚、半路出家,摩拜终于成为美团的“亲儿子”!##########

原标题:创始人愤然逃婚、半路出家,摩拜终于成为美团的“亲儿子”!

胡赛萌/文

一年前,摩拜“嫁给”美团,美团创始人王兴抱得美人归。

“结婚”当天,摩拜CEO王晓峰连洞房都不入,投反对票无效后悲情离职;婚后半年,摩拜另一位创始人胡玮炜也黯然离场,摩拜从此彻底姓“王”。

01

小甜甜变牛夫人

妻从夫姓,是欧美地区的传统。

香港曾经作为英国的殖民地,当然也有着这个传统,美团作为在港上市的知名企业,当然也遵循这一套玩法。

于是,嫁人后的摩拜妻从夫姓,从摩拜变成“美团摩拜”。然而,王兴还嫌不够亲切,在5月23日的电话会议上表示,未来摩拜单车将更名为美团单车。

从此,摩拜单车将成为历史,嫁人后的摩拜没能成为美团的女主人,反而沦为王家的亲儿子,得一辈子给老爹卖命。

对此,王兴在电话会议上对股东说得很清楚,“共享单车会帮助公司增加用户,(摩拜更名)对于提高公司品牌知名度也有促进作用。为了增加美团营收,一季度已提高了单车月费,未来将减少‘免费骑’的活动。”

老板王兴的话刚落音,深圳的摩拜单车就应声涨价,起步价由原来的1元/30分钟调整为1元/15分钟,单价整整提高了一倍。深圳不愧是特区,就算是涨价也总领风气之先,以前是房价涨得最猛,如今是单车费涨得最快。

这年头,不涨价还真赚不了钱,就连路边摊的水果都涨价了,何况是被誉为“新四大发明”的共享单车。不涨价,王兴哪有业绩去股市上割韭菜?

去年结婚时,当着证婚人的面,王兴信誓旦旦地说:“摩拜将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摩拜的管理团队将保持不变。”

结婚不到一年,当时的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如今全都落了空、变了卦,真印证了《大话西游》中的那句经典台词——以前陪我看月亮的时候,叫人家小甜甜,现在新人胜旧人,叫人家牛夫人!

在铁扇公主看来,喜新厌旧的至尊宝不是个好东西,就算变成了人也脱不了孙猴子的本性。请问,在摩拜原CEO王晓峰眼中,王兴是那只孙猴子吗?

02

半路出家的CEO

王晓峰,一个教科书式草根逆袭的典范。

小地方出身的他,大学毕业后从管培生干起,一路过关斩将,从保洁到谷歌,再到优步。后来,他被李斌以联合创始人和CEO的头衔挖到摩拜。

在王晓峰加入之前,摩拜在单车大战中有些力有不逮,在快速跑马圈地的创业初期跑不出速度。

摩拜这个项目原本是董事长李斌的主意,可是李老板业务繁多,忙着造小汽车,没时间顾得上自行车摩拜,于是就给了胡玮炜146万的天使投资,让这位大美女去折腾。

胡玮炜记者出身,而且还不是小晚那样的名记,所处的圈层及掌控的资源有限。为此,愉悦资本的刘二海曾当着李斌的面质疑过胡玮炜的能力,但李斌拍着胸脯保证说没问题。

于是,刘二海咬着牙投了几百万美金。在给钱之后,这位投资圈的老炮儿还是有些不放心,数次嘱咐李斌“多上点心”。李斌口头上答应,一转身又忙着造车去了。

当时的共享单车市场,鏖战正急,各方资本疯狂涌入,战况异常惨烈,不喜欢打仗的胡玮炜有些招架不住了。

眼看初创的摩拜就要命悬一线,火烧眉毛的李斌不得不找来逆袭典范的王晓峰,给他联合创始人的头衔,负责摩拜整体运营,从硬件制造到软件运营,摩拜大部分业务都是由他一手操持。

在名义上,王晓峰也是摩拜创始人,可他毕竟是摩拜正式运营大半年后才加入的,算是“半路出家”。再加上李斌对胡玮炜的偏爱,因此他这个“半路出家”的CEO并不能将功劳都揽到自己身上。

相反,他还得在朋友圈和微博上转发胡玮炜的演讲,只因公司PR说这有利于摩拜的品牌形象。

王晓峰甘做老黄牛,只因心中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骑着摩拜单车去纽约敲钟。

03

胡玮炜不想打仗

为了能去纽约敲钟,王晓峰跟ofo展开一场又一场的贴身肉搏。

对此,摩拜董事长李斌称其是“用生命在创业的人”。李斌这样的有钱人,忽悠能力不在马云之下,他给王晓峰戴高帽子,其实是为了给爱将胡玮炜做嫁衣。

坊间传闻,作为李斌的心腹,胡玮炜在公司既不做决策,也不负责具体业务落地,只需穿梭于各个论坛,扮演“吉祥物”的绝色即可,还美其名曰“负责文化建设”,而脏活、苦活、累活都由“用生命在创业”的王晓峰负责。

在摩拜内部,摩拜投放运营的等种数据和业务推进,都是由王晓峰负责,胡玮炜更多地是以创始人的身份参加各种活动、论坛和峰会,为摩拜的品牌形象做公关,因此被人称为摩拜的“吉祥物”。

每次出席活动,王晓峰喜欢谈数据,比如摩拜又拿下了某某城市,又投放了多少辆车,又新增了多少用户,全是接地气的商业数据和战绩战表。胡玮炜则是天马行空,除了情怀就是公益,说来说去就是“让城市更美好”的大话。

作为女人,胡玮炜远没有王晓峰那么剽悍。她曾对着大才子吴晓波大倒苦水,“我不是像很多男性那样荷尔蒙旺盛,每天想着要打仗。”

正因为两个人的角色不同,所以美团要并购摩拜的关键时候,王晓峰投了反对票,而胡玮炜投了赞成票。

王晓峰加入摩拜,原本是想干一番事业,哪怕风头都给了胡玮炜也没关系,只要利益到位就行。可如今,光头强王兴入局,自己如果还留在摩拜,那就只能沦为王兴的“打工仔”。

胡玮炜则不同,她原本就不愿上战场,现在有了战斗力爆表的王兴做靠山,何乐而不为?

04

孙猴子王兴

美团收购摩拜,董事长从李斌换成了王兴。

王晓峰离开,胡玮炜接任CEO,没有王晓峰替自己去上战场,喜欢岁月静好的胡玮炜头都大了,她以为王兴是自己的靠山,结果却是自己的麻烦。

要知道,王兴可是从战场上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连阿里这样的铁血军团都不怕,光着头的他可不是好好先生李斌,可以任由胡玮炜岁月静好地在论坛和峰会当吉祥物。

胡玮炜的麻烦在于,王兴不好糊弄,王晓峰也撂担子,以前的后台李斌也指望不上,自己一个大美女,难道踩着高跟鞋、提着裙子去战场杀敌?

小黄车的戴威,90后年的血气男儿,在战场上厮杀几轮之后,累得心力交瘁,在公开信中哭诉道“跪着也要活下去”。90后的热血男儿戴威都被战争折腾成那样,胡玮炜一个80后的妇道人家,她如果真上了战场,还能有什么好的结果?

美团上市的时候,招股书显示,摩拜被美团收购后一直亏损,2018年4月4日至2018年4月30日的毛损为人民币4.07亿元,相当于每天亏损约1500万元。

几年前,胡玮炜曾在一次公关活动上说:“商业模式不一定非要找,不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只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就可以。就算这次创业失败了,那也是一项公益。”

胡玮炜想的是公益,王兴想的却是利润、股价和市场。这个光头的好战分子,怎么可能忍受岁月静好的胡玮炜拿着几十亿美金去做公益?

于是,欢天喜地投了赞成票、拜了天地、入了洞房的胡玮炜黯然离场。王兴这只孙猴子天不怕地不怕,连马云这样的爸爸都敢骂,遑论胡玮炜这样吉祥物式的美女?

05

颜值并非正义

在极具绅士风度的吴晓波面前,胡玮炜曾罕见地打开了心扉。

面对吴晓波真诚的眼神,胡玮炜莞尔一笑地说道:“资本是助推你的,但是最后,其实你都得还回去。”

这个世界,靠谁都不如靠自己。商场如战场,打赢了才能活下来。胡玮炜温柔大方,原本就不适合硝烟弥漫的战场,没有王晓峰给她挡子弹,没有李斌给她当后台,她怎么可能笑到最后?

战场上,颜值并非正义,实力才是第一位。胡玮炜有颜值不假,但她不可能做一辈子吉祥物,就算王兴愿意,马云和程维也不会同意。

在共享单车的战场上,ofo尽管凉凉,但阿里的哈罗单车、滴滴的青桔单车都在虎视眈眈,就算王兴不想打仗,马云和程维会同意吗?

程维之所以是程维,就因为他历经无数战争,最后一统网约车的天下;王兴之所以是王兴,不是因为他有一个扎眼的光头,而是因为他能在百团大战中活了下来,在战火中重生,最后成为小巨头。

就算是有着娃娃脸的张一鸣,也并非上帝垂青,而是靠着一行行代码突破强敌环伺的围剿,最终成为跟腾讯叫板的巨头新贵。

相比于这三位,光长得好看的胡玮炜就太弱了。毕竟,有颜值不一定有能力,更不一定有实力。

胡玮炜在离职公开信中说没有宫斗,这是句大实话,以她的野心和能力,是斗不过那些在战场上玩命的家伙。离开,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如今,摩拜更名美团单车,被王兴的兄弟王慧文接手,成为王家兄弟的“私生子”。

一年前的王晓峰,早就看到了这个结局,所以他不愿嫁给王兴,就算遭遇股东逼宫他也得投下反对票。最后,他被大佬按着头拜了天地,可是铁了心不入王兴的洞房。

如此说来,摩拜今日的命运,在王晓峰“逃婚”的那一天已然注定!

— 全文完 —

谢谢您的阅读,欢迎点赞分享

胡赛萌,好果文化创始人,知名评论家,曾在新闻晚报、教育时报,BBC中文网,联合早报等国内外知名媒体发表评论文章。公号:萌在江湖。

法拉利不再提供发动机或将让玛莎拉蒂最后防线失守17名院士南京论剑人工智能:青云直上待“东风”##########

原标题:17名院士南京论剑人工智能:青云直上待“东风”

  聊天机器人善聊天、能唱歌、有“三观”,是人类的“精神伴侣” 吗?无人驾驶汽车,何时才能量产?互联网进入下半场,关键要各类政策配套——昨日,由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主办、南京市麒麟科技创新园管委会与京东云承办的“2019全球人工智能技术大会”在南京举行,包括17位国内外院士在内的100多名AI大咖,就人工智能发展的热点展开研讨。专家们认为,人工智能亟待借力市场、政策甚至伦理等的“好风”支持,方能青云直上,产生巨大的变革力量。

情感机器人,多才多艺善聊天

善于和人沟通,并在交流中揣摩人类的兴趣、情感和困扰;唱歌达到专业歌手水准,写诗很有“文艺范”,画作公开展览……这就是微软开发的AI“萌妹子”、社交聊天机器人“微软小冰”,因为长相甜美,有情感有个性,受到网友追捧。

“5年前,微软开发了小冰系统,从中国出发,迄今已拥有1.2亿月活用户,歌声动人,书画皆绝。”对于自己开发的社交聊天机器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沈向洋不吝赞美。他自豪地说,小冰是第一次给人类打电话的AI,已经打过超过一百万次的电话,而且还是极富天赋的电台和电视节目主持人,主持60多档节目。

小冰善于沟通 ,多才多艺,源于她基于海量数据的“勤奋学习”。为“学”画画,小冰“通览”了400年来240名人类画家作品,通过深度学习掌握独立创作。学唱歌,小冰2016年的“第一个版本”就像隔壁房间的卡拉OK,一年半后吸收了声线技法,动听多了。今年5月16日刚出的“第五个版本”,有了唱腔过渡和吸腔训练,俨然专业歌手。

5年下来,小冰不断进化,今天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跨平台跨设备的人工智能,掌握了230项技能,通过手机、音响、网络为人类服务,推动了人工智能全民化。专家认为,聊天机器人把语言、语音、图像结合起来,使机器人变成人的情感伴侣。但不少人太过迷恋,沉浸其中难以自拔,忽视了社会交往、陪伴家人,乃至引发对情感机器人的伦理道德评价,也值得关注。

无人驾驶,量产还需政策推

无人驾驶迟迟难以量产,是此次大会上的热点话题。CAAI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认为,无人驾驶汽车不能量产,不是技术问题,而是市场问题、法规问题。

“量产的基本要素,技术只是四分之一,最重要的可能不是技术,而是成本。”李德毅说:“做新概念车、演示车、示范车, 10次试验5到6次成功就可以了。但是量产汽车出事,该款车就可能要召回几十万辆。”

李德毅认为,如果把新技术应用分为三个阶段,科研探索期0到1,产品孵化期1到10,规模化发展期10到10的N次方,“我个人认为,无人驾驶科研探索期基本过去了,现在是2019年,处于产品孵化期。到第三个阶段,要从2025年往后更远。”

问题出在哪里?主要卡在路测上、管理上。拿一个路测的牌子太贵,负担太重。尽管如此,李德毅认为,自动驾驶车辆量产,既是智能产业的无人区,又具有溢出带动性很强的头雁效应,将成为我国智能产业的顶梁柱。他建议,尽快推出自动驾驶安全等级中国标准,优先开放测试区的自动驾驶地图服务,并利用5G优势改善自动驾驶生态,在全国城际公路和高速公路开放特定时间、特定路段的车道,中国会形成全球自动驾驶的最大试验场。

AI产业地标,“环境基础”要打牢

对于李德毅等专家的建议,南京麒麟科创园给予积极回应。“南京正围绕人工智能打造产业地标,麒麟是重要基地,正积极推动智能+场景应用。”麒麟科创园管委会主任赵洪斌说,园区重点围绕人工智能核心芯片、系统集成、智能终端、智能机器人等产业基础,建设南京人工智能产业研发基地。

目前,南京作为“宽带中国”的首批示范城市,三大运营商均开展5G建设,具备打造智慧场景的硬件基础,给各类人工智能产业研发带来契机。

对此,大会承办方、同时也是麒麟科创园企业的京东云感触尤深。“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是一个资产,AI是一个能力,而物联是一个连接,超级电商变成超级云。”京东云总裁申元庆说,中国的互联网,从前半场的消费互联网,步入下半场的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借力AI开发,能够洞察数据资产,赋能不同产业,如智能零售、智能金融、智能保险、智能物流、智能城市等,这需要智慧场景的硬件基础,还需要政策、资金、人才等软的“环境基础”。

南京正在建设智慧城市,大力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吸引了阿里、腾讯、京东、小米等互联网巨头落户,发展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麒麟科创园作为南京创新名城建设的核心区,引入中科院“一院多所”,开建国科大南京分院,引进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南京理工大学、电子科技大学设立人工智能领域的创新研究院,投入3亿元成立人工智能产业专项培育资金,产学研一体的创新链条已经形成。(曹秋雯 顾巍钟)

原标题:全球人工智能技术大会上,17名院士南京论剑 —— 人工智能,青云直上待“东风”

编辑:小猪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