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广州恒大全新中超海报!海报预示深圳佳兆业告负?预测:3

2019-05-25 12:07:43 小猪猪 ITCN 分享

郑秀文在新戏中遭遇老公背叛,导演关锦鹏调侃:怎么那么巧?##########

原标题:郑秀文在新戏中遭遇老公背叛,导演关锦鹏调侃:怎么那么巧?

序言:2019年5月24日,导演关锦鹏在台北宣传新片《八个女人一台戏》,该片由郑秀文、梁咏琪、白百何、赵雅芝等人出演。

郑秀文在片中的角色被丈夫背叛,情绪接近崩溃;现实生活中,郑秀文也被许志安背叛。被问及此事,关锦鹏表示:“第一时间听说许志安出轨后,我就跟编剧说‘怎么那么巧’?”

关锦鹏继续说道:“也许她拍完这部电影,这角色也能带给她思考。她两天就原谅了,也有朋友说原谅太快了,但多个三五天就会更好了吗?”

关锦鹏也强调:“大家清楚,只要她发声,别人就不能再讲什么啦!她原谅了,或是心里面还有一丝不确定,但她做了这个行为就对了。”

看来,关锦鹏认为:郑秀文之所以能这么快的原谅许志安,也许是因为拍摄了《八个女人一台戏》的缘故,郑秀文在戏中经历过丈夫的背叛了,所以有了心理准备。

关锦鹏和郑秀文的关系非常好,所以才敢这么调侃郑秀文。2005年,郑秀文拍摄了关锦鹏执导的电影《长恨歌》,随后就陷入抑郁症,那段时间正好和许志安分手了。

2004年情人节前夕,许志安宣布单身,当时的郑秀文状态已经不好了。但是当时郑秀文已经接拍了《长恨歌》,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拍完。《长恨歌》讲述了一名上海传奇美女一生和四个男人的故事。

虽然郑秀文在戏中的角色很风流,但是在现实中,郑秀文只认定了许志安一个人。和许志安分手后,郑秀文没有找男朋友,直到2011年,他们再次复合。

拍完《长恨歌》,郑秀文抑郁症犯了;影片上映后,票房和口碑都不如预期,郑秀文的压力更大了。刘德华对郑秀文伸出了援助之手,邀请她合作电影《盲探》,让郑秀文的事业有了好转。

讨论:关锦鹏算不算郑秀文的“灾星”呢?上次合作《长恨歌》,许志安和郑秀文分手;这次合作《八个女人一台戏》,许志安背叛郑秀文!

广州恒大全新中超海报!海报预示深圳佳兆业告负?预测:3青年王稼祥写给朋友王柳华的信##########

原标题:青年王稼祥写给朋友王柳华的信

青年王稼祥写给朋友王柳华的信

吴小元 叶彩霞

微信版第452期

王稼祥,泾县厚岸人,中国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幼年时就读于家乡柳溪小学,后入芜湖圣雅阁中学。因参加学生运动被校方开除。民国14年就读于上海大学附中,同时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该年十月由中共派往苏联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后经严格考试入经色教授学院学习。回国以后在中共中央担任领导职务。“遵义会议”上,为结束左倾冒险主义在中央的统治、确立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央正确领导发挥了重大作用。会后,与毛泽东、周恩来同为中央三人军事小组,指挥红军顺利实现了战略转移。民国32年在其撰写的《中国共产党与中国民族解放的道路》一文中,初步论述了毛泽东思想,成为党内正式提出“毛泽东思想”这一概念的第一人。1949年10月建国初任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任驻苏大使、外交部副部长。后又相继担任中央对外联络部部长、中央国际活动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在中共八大、十大上当选为中央委员,担任全国政协第三、四届常务委员。

王稼祥在家乡厚岸柳溪小学读书时和同班同学王柳华相交甚契,在王稼祥后来赴芜湖圣雅各中学、上海大学附中和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期间,与王柳华一直保持着书信联系,在信中称王柳华是他“唯一可以讨论的良友”。泾县档案馆保存了王稼祥写给对方的十六封书信,从中可以探知少年王稼祥的学习生活的基本脉络。

一、对青年人的希望

在1924年10月18日给王柳华的信中说:我们村里在外面读书的人也算不少了,不过这些人不光无益于乡村,反而有寄存器。这话怎么说呢?你看到了寒暑假的时候,在外读书的人们回家了,他们不是赌就是乱闹,这样还能得乡村人的信任吗?还有改造乡村的可能吗?痛心得很!柳华呀,自命为先觉的青年而有这样的举动怎能不令人伤心呢。柳华呀,你我还算没有染着这种坏习气,愿以后保持这热血沸腾的赤心去一改旧习,那才不愧做个廿世纪的新青年啊。

王稼祥于一九二五年春天在芜湖圣雅各中学楼房前留影

因为积极参加学潮,王稼祥被圣雅各中学开除,1925年9月转赴上海大学附中学习。他在给王柳华的信中说:社会之腐败,至今日可谓登峰造极。我辈青年置身斯中,不受其同化、不受其压制,盖亦难矣。欲解放青年必自改革社会始。事理昭然不可否认。愿你三复斯意,决定做一有用改造社会之青年。他一再动员王柳华加入革命,在1925年11月11日的信中说:你现在深居故土,不肯革命,不肯加入政党,你到底觉得然否?1927年10,在王稼祥赴莫斯科学习达一年半的时候,他给王柳华去信说:做现在中国的一个青年总不要辜负历史和社会给你的责任,在老社会的关系下偷生总不是长久之计,因为老社会本身已经走上死亡的道路了。生活在旧环境里而不力图去改变这种环境,对一个青年人来说,那是十分有害的。

二、对恋爱、婚姻、家庭等问题的看法

王稼祥在家乡有过一次婚约,1925年与家乡的查瑞香结婚,但是他内心十分不情愿、不甘心被这无爱的婚姻束缚,但是既成的事实又让他痛苦,他对王柳华说:你知道的,她不能给我带来幸福,我也不会给她带来幸福……这婚姻害了我,也害了她……婚后没多久,寒假没结束王稼祥就返校了。年底,妻子产下一子因患产褥热亡故,时已在莫斯科的王稼祥十分内疚。

在此期间,因受此次婚姻的影响,他在信中表达了自己独身主义的愿望,他认为自已独身有三个理由:一是“没有能力组织家庭。富者骄侈,贫者凄楚,你若没有势力和金钱,你站在社会里是危险极了。你我都是平民,是中产阶级里的分子,将来的生计真是茫茫无路、毫没把握啊!看吧!将来的生活是多么困难呀。自己一身的生活既难解决那里又有能力去组织家庭、去维持子女的生活呢。二是目前的爱情被金钱玷污。他在信中说:柳华啊,在私有资本的社会里,真正的恋爱是不会实现的。你看今日刚才觉醒的女子,谁不把给富翁、谁又愿意同你这贫汉结婚呢?唉,恋爱的真与美,已经被经济玷污。我们将来能为恋爱而恋爱,为恋爱而结婚真是非常之难,真乎是不可能的了。与其是将来受失恋的痛苦和离婚的酸楚,倒不如这时抱独身主义还要稳些呢。三是鉴于自己的婚姻状况。因为和不爱的女子结婚,所以要离婚。自己愿意承担离婚后女方的生活费用,“代为维持。”她假若愿意再嫁,我自不干涉,她能独立我自不多事,这是我解决这问题的步骤和方法。所以自己不愿意再娶。

王稼祥给王柳华的书信

圣雅各时读书的王稼社18岁,但对自己的婚姻、女子生育问题即有自己的见解,在1925年4月15日的写给王柳华的信中,对包办的婚姻制度表示了自己极大的不满:

她的教育的前途,我现在差不多完全悲观了,有什么呢?因为我写了七八封,要求这事的信,至今还没得到一个圆满的答复。现在我不能寄托于她,因为她不能算是我的恋人,现在只能寄托我的心灵,于文学和艺术罢了。同时王稼祥也对婚姻中的生育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那是在芜湖圣雅阁中学时期的思想:谈到限制生育的事,我旧岁在妇女杂志的生育限制特号里,看到了一些方法,例如:用限制良友——药品的名字——用子宫帽,用X光线——并非X光镜——等法都可以限制生产。

此信中可以看出,此时的王稼祥不仅对人生、恋爱、婚姻和人口有自己的独到见解,同时积极主张和宣传采用避孕措施,以限制生育。

对于家庭,他要求王柳华和自己一样,拿出革命的勇气,冲破家庭的束缚,他对王柳华说:固然你的家庭不允许你这样去做(指参加革命),但老实告诉你,我们的家庭是守旧的、反革命的。他们的意志同我们的意志根本是水火不相容的。我们既是革命者,就应当拿出革命的精神,同他们斗争,虽至同你破裂亦在所勿惜。须知道,假若没有勇气来干家庭革命,那么,哪有勇气来干社会的政治的革命呢?

三、对国际革命和中国革命的认识

王稼祥一直是热心革命的,他在去莫斯科之前的上海大学附中时对王柳华说:我们应以国民革命的手段,联合国内的革命份子和世界上被告压迫者去打倒帝国主义,去铲灭军阀,那我们的自由才可恢复,我们的生活才可安宁。他也是因为思想激进参加学生运动而被圣雅阁学校开除,后进入了上海大学附中,因表现优秀被送往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最终成为中共一名出色的革命家、理论家。

王稼祥在去莫斯科大学学习后,闲暇之余拜见了玻璃棺里的列宁,参观过俄国工人团体集资开办的工厂及附设的工人俱乐部、读书室、大会场子,亲身感受工人工作生活的环境,因此此时期信件的主要内容是向王柳华介绍全世界和中国国内的革命形势。他认为:廿十世纪资本主义发展成为帝国主义并侵略殖民到其它国家,工人阶级有了觉悟开展同资本主义的斗争,第二国际用改良的方法来实现社会主义,欧战后第三国际建立。中国的民族革命是同世界无产革命极有密切联系的。中国的革命是民族独立的革命,中国的各阶级革命势力分为三部分:一为中国的大资产阶级包括银行资本家、大商人、新兴的工业资本家,其中后者想振兴中国的实业,发展中国的资本主义,可是处处遇着外国资本的竞争,不是宣告破产就是大亏其本,因此他们是反对帝国主义的,是革命的,但是他们因为看见无产阶级强大起来,工人运动一天天高涨起来,所以不敢彻底的革命,因而带有妥协保守的特点;二为小资产阶级里又分为小商人小手工业者、知识阶级、农民,小商人小手工业者为生活所迫不能不起来革命,而知识阶级的经济地位很难维持生活,所以很革命,而农民虽然生活日益下降,但是因散居各乡,组织困难所以尚不能做革命的领导者。小资产阶级经经济地位本无论定,时而倾向于资产阶级,时而又倾向于无产阶级;三是只有工人阶级最为革命。工人是帝国主义的直接的被剥削者,他们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双劳动的手,卖给资本家得一点工资。中国的无产阶级虽然数量不大,力量也薄弱,但是因全世界工人运动的高涨及苏联工人得着的胜利成绩也强大起来了。他们是革命的领导者,是最先进最不妥协的革命份子。

王稼祥给王柳华的英文信

政党的问题:国民党是各界联合的干国民革命的政党,但是他们中的右派始终是不革命的、是妥协的,左派是代表知识阶级、农民及小手工业者的利益。共产党是真正完全代表无产阶级的,他们的使命就是联合其他的革命阶级打倒帝国主义、建立独立的国家,而后再打倒本国的资产阶级,建立无产无产阶级专政,实现共产主义。

王稼祥在信中强调:中国要从侵略下解放出来,只有用革命去推倒帝国主义。要革命必须有组织的政党来组织民众。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的一部分,中国要打倒帝国主义,各国的无产阶级也要打倒帝国主义,所以东方的被压迫民族与西方的无产阶级联合起来共同去干革命。

王稼祥极力想以自己的思想来影响王柳华,他希望王柳华也能到上海大学读书,开阔眼界,从而能进一步地吸收革命的理论并用于实践。为使对方提高思想境界、了解中国当下的社会,他推荐了《社会主义讨论集》《新社会观》《中国青年社丛书》,后期又推荐了《阶级斗争》《共产党宣言及A、B、C》《列宁主义》等社会科学类的书籍。

晚年 王稼祥

毫无疑问,王稼祥的革命理论带有鲜明的时代色彩,并最终发展成为中国共产党革命和建设理论基础的一部分。

王柳华受王稼祥的影响,1925年入南通的纺织学校,后加入了国民党,积极准备去上海大学读书,并打听去莫斯科上学的可能,但是在内战时又有所顾虑,最终还是回到了家乡,成为一名小学教员。王稼祥为其感到惋惜,但是两人彼此之间的友谊并未受到影响。两人之间的16封书信被王柳华精心地保留着,一直到他1962年年终后,此系列书信被征集进泾县档案局。书信原件按规定上交至中央档案馆,县馆保留有复印件。这些信件成为研究王稼祥早期思想的重要资料。

(作者吴小元系泾县吴氏文化研究会会长、宣城市历史研究会理事;作者叶彩霞系泾县档案局副局长、宣城市历史研究会理事)

编辑:小猪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