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转会通:拜仁巴黎争武磊队友曼市双雄抢伊斯科

2019-05-22 21:19:56 小猪猪 ITCN 分享

快讯!美媒称美政府考虑将5家中企列入“黑名单”##########

原标题:快讯!美媒称美政府考虑将5家中企列入“黑名单”

海康威视回应将被美列入黑名单报道:期望得到公平公正对待

彭博社报道截图

【环球网报道】美国彭博社22日消息称,美国政府正考虑将5家中国监控设备企业列入与华为类似的“黑名单”,禁止他们获得美国零件与软件,其中包括海康威视与浙江大华。此前,《纽约时报》曾报道说海康威视会被列入黑名单,后者今早已公开做出回应。

彭博社的消息源为“熟悉相关情况人士”,这些所谓的人士说,特朗普政府在考虑给5家中国监控设备企业“断供”,其中包括海康威视和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另外3家企业是谁并未指明。该人士称,美国政府正在考虑是否禁止这些中国企业得到美国零件与软件。

今天早些时候,《纽约时报》报道称,美政府将考虑将海康威视列入黑名单,限制其购买美国技术。海康威视22日上午向《环球时报》进行回复称,“我们已关注到《纽约时报》今早的报道,期望公司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针对外媒曾指责海康威视设备用于新疆对穆斯林进行大规模监视的报道,海康威视回应称,海康威视是一家产品供应商,未在新疆做过任何不恰当的行为,公司过去不曾、现在和将来也不会以侵犯人权为条件的业务作为公司业务进行经营。

转会通:拜仁巴黎争武磊队友曼市双雄抢伊斯科海信电器连续三年净利下滑,800亿巨额关联交易遭投资者质疑##########

原标题:海信电器连续三年净利下滑,800亿巨额关联交易遭投资者发问

近日,在海信电器举办的一次答投资者问活动中,有投资者就海信庞大的关联交易向董秘提问,并对公司产品是否真的销售出去,还是躺在大股东的仓库里表示疑虑,董秘对此并未正面回答。

查阅海信电器过往日常关联交易公告发现,2016至2018年间,海信电器与海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海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开展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累计达853.73亿元。

其中,2016年至2018年间,关联交易所涉“采购”金额占当年同类业务比例分别为47.63%、46.09%和39.63%;“销售”金额占当年同类业务比例分别为31.6%、39.14%和38.2%。

对此,致电海信电器方面,获回复称,除东芝外,海信电器在海外区域的采购和销售业务均通过海信集团下属的某国际营销公司进行,故占比较高。对于是否会影响海信电器经营的独立性,海信电器表示,关联交易的价格公允。

上月底,海信电器发布2018年报及2019年一季报。数据显示,2019年一季度,海信电器营收76.22亿元,同比下降2.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78.58万元,同比下降90.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亏损3019.63万元,同比大降113%。

2018全年,海信电器实现营收351.3亿元,同比增长6.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92亿元,同比下降59.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5983万元,同比大降91.82%。

对于净利润下滑,海信电器解释称,主要受彩电行业需求疲软、公司加大技术研发和品牌建设投入、收购TVS公司造成整体利润下滑等因素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海信电器的净利润已连续三年下滑。2016年海信电器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59亿元,2017年这一数值变为9.42亿元,2018年则降至3.92亿元。

三年内累计日常关联交易达853亿元

公开数据显示,海信电器第一大股东为海信集团有限公司,后者持有前者39.53%的股份。而海信集团则由青岛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100%控股。

围绕海信电器与第一大股东海信集团的特殊关系,众多投资者还对其背后庞大的关联交易存疑,并提出是否存在集团管理层通过关联交易吸血上市公司的质疑。

在上周举行的一次答投资者问中,某投资者针对海信庞大的关联交易向董秘提问,并对公司产品是否真的销售出去,还是躺在大股东的仓库里深有疑虑,董秘对此并未正面回答。

2019年4月30日,海信电器发布日常关联交易公告,公告显示,海信电器(及其控股子公司)与海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海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青岛海信商贸发展有限公司预计2019年度拟开展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不超过430.20亿元。

发现,2016至2018年间,海信电器与海信集团有限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海信集团财务有限公司开展的日常关联交易金额分别达259.83亿元、287.77亿元和306.13亿元,累计金额达853.73亿元。

其中,2016年至2018年间,关联交易所涉“采购”金额占当年同类业务比例分别为47.63%、46.09%和39.96%;“销售”金额占当年同类业务比例分别为31.6%、39.14%和38.2%。

针对关联交易中“采购”“销售”在当年同类业务中占比较高的问题,致电海信电器方面,获回复称,除东芝外,海信电器在海外区域的采购和销售业务均通过海信集团下属的某国际营销公司进行,故占比较高。对于是否会影响海信电器经营的独立性,海信电器表示,关联交易的价格公允。

查阅海信电器关联方应收款项发现,2018年海信集团及其他子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分别为6.1亿元和3053万元;2017年海信集团及其他子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分别为7.6亿元和3805万元;2016年海信集团及其他子公司的应收账款和坏账准备分别为4.2亿元和2101万元。

经计算,2016年至2018年三年间,海信集团及其他子公司、海信科龙及其子公司、海信家电及其子公司的坏账计提比例均维持在5%以下。

天衡会计师事务所某审计师对表示,根据账龄分析法计提坏账准备的原则,5%的坏账计提比例说明关联方回款及时,没有1年以上的关联方应收款。

此外,注意到,海信电器2018年的现金流由正转负,针对是否与关联交易有关的问题,该审计师表示,就目前掌握的数据来看,由于现金流没有单独列示关联方现金流,难以证明现金流与关联方相连接。

3.55亿元收购TVS致亏

2017年海信电器对东芝视觉解决方案(TVS)的海外收购,被业内戏谑为“洋垃圾”,认为是一次“鸡肋式”投资。事实证明,被收购后TVS的持续亏损状态一直是拖累海信电器整体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

2017年11月,东芝决定将TVS 95%的股份出售给海信电器,以此剥离“非核心”业务,来应对核能业务重创导致的高额亏损状态。2018年8月,历时9个月的海外收购完成,最终的交割价格被砍掉一半,从原来的7.98亿元变为3.55亿元。

产经分析师梁振鹏认为,这是一次没有价值的收购,“东芝在彩电领域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没有液晶面板工厂,占据一台液晶电视70%以上成本比例的是液晶面板,它只是整个行业下游的彩电组装商,早在十年前就放弃了彩电业务”。

同时,他还指出,海信电器目前的主要问题是“缺芯少屏”,彩电行业比的是上游产业链,海信电器在上游液晶面板布局的缺位导致其在竞争中处被动地位。

2019年1月24日晚间,海信电器发布公告称,刘洪新辞去公司董事长一职,此前一度被认为是海信集团董事长周厚健的接班人。

自2015年6月9日被任命为海信电器董事长,刘洪新执掌海信电器的这几年间,也正是公司业绩每况愈下的几年。

除收购TVS外,刘洪新担任董事长期间,还相继推动海信电器赞助欧洲杯、世界杯等赛事,与此对应的营销费用猛增,却未见销量上涨。

家电行业分析师刘步尘认为,近几年海信对营销推广有一种近乎偏执的狂热,技术形象反倒越来越模糊,最能说明这一点的,是其不切合实际地赞助世界杯,大大拉低了盈利能力。

数据显示,2018年海信电器销的销售费用、管理费用和研发费用较往年均有大幅提高,分别增长29.77%、39.8%和59.84%。

其中,研发费用的大幅增加或与海信电器开始调整彩电显示技术的发展方向有关。据悉,海信曾于八年前提出“激光代表电视主流发展方向”,并一直将研发重点放在激光显示技术和ULED技术上。

刘步尘指出,过去十年海信犯的最严重的错误,莫过于对彩电显示技术发展方向判断失误。“执意押宝激光电视让海信错失下一个显示时代的可能性非常大”。

然而,随着OLED技术渐成电视显示技术主流,海信开始动摇。3月7日,海信发布首款自主品牌的OLED电视产品海信A8,正式进军OLED领域。掉队六年后选择此时入局,或为无奈之举。(文/范迪)

编辑:小猪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