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9-03-2621:00:00HUAWEIP30全球发布会

2019-05-24 21:31:19 小猪猪 ITCN 分享

那些刷屏的网红店 是怎么诞生的?##########

原标题:那些刷屏的网红店 是怎么诞生的?

原标题:那些刷屏的网红店 是怎么诞生的?

5月13日,本报刊登了《网红店真有那么火吗》一文,引起读者广泛关注。在钱江晚报官方微信公众号上,不少读者留言发表自己的看法。有人觉得,网红店之所以会红,是因为“杭儿风”在作怪,自己肯定不会去凑热闹。还有读者认为,优质的菜品、服务才是真正好的营销。

那么,究竟是谁在捧红这些网红餐厅呢?打造一家网红餐厅要经过哪些“流程”?一家网红餐厅必须具备哪些“潜质”?近日,钱报记者采访到了一名打造网红餐厅的团队负责人。

90后团队转战短视频

一条龙打造网红美食

长相好的忙着自拍,身段好的忙着炫舞,自带幽默的忙着搞笑,美妆狂魔忙着化妆,还有一群人在忙着给吃货找吃的地方。1992年出生的潇潇最近迷上了杭州抖音网红小D,跟着他的脚步已经陆续打卡两三家餐饮店了。

近日,小D的一条名为《越吃越单身,独食小火锅》的短视频,收获了包括潇潇在内的点赞量共计17.7万。这不是小D的最好成绩,小D也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蹭上抖音流量,小D一夜之间变“网红”,已经拥有数百万的粉丝;而大大小小的餐饮店,前一天还默默无闻,后一天就跟着小D火遍全网。

吕明合是一名内容创业者,一年多前,他的团队还聚焦于公众号新媒体领域。这个局面去年被打破,吕明合决定发力短视频,本地探店领域是业务之一。小D正是旗下本地短视频团队中的一员。

“我们公司叫杭州神秀科技,以杭州本地抖音团队为例,目前一共十来个人,90后、95后为主,年轻人对时尚的感觉比较敏锐。”吕明合告诉记者,整个拍摄制作过程,跟不少周刊类媒体类似。“小伙伴们前期挖掘有爆款潜质的、比较好玩的店家,主动发现。”

吕明合解释,团队每周有一个选题会,集中讨论确定好选题之后,再联系商家,抽出档期配合,现场试吃,最后剪辑配音……打造一条精致的短视频其实并不简单,最快也要一天半的时间,目前的节奏是每周发布3到5条。

在吕明合看来,所谓的爆款潜质,一共有三项,首先它可以是实惠的,比如萧山有一家洗浴中心,泡澡、汗蒸、自助餐还能住太空舱,89元就能搞定;其次,这家店可以是小众范围内有一定口碑的,比如,撸柴犬的咖啡馆;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它很新很奇特。比如,第一家主打高压锅生蚝的老纪蚝宅,即便是网红过去也要排队;还有专门卖各种口味的无敌拉丝披萨的cut8pieces创始人总店,许多人第一次听说的小店。

短短大半年时间,吕明合所在的团队,在杭州本地抖音平台打造了6个号,目前已经积累了500万抖音粉。在杭州和北京等地都确认了本地头部矩阵的优势。“我们部分号的档期已经排到6月份。”吕明合透露。

短视频更容易带火一家店

比起其他营销方式更经济

“前期我们都是自己去扫街、找店,后期慢慢就有商家主动上门了。”吕明合告诉记者,不少餐饮人看准了抖音这一巨大的流量池,会邀请他们到店拍摄。

“相对于其他的传播方式,短视频的节奏更快,更集中化地展示很容易带火一家店。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网红传播放大器。”吕明合举了一个例子,一人食火锅那支短短十几秒的短视频,点赞量是17.7万,一般播放量是点赞量的50倍左右,意味着这个号的播放量达到了800多万。不仅如此,在杭州,基本上一个号挖掘出一家店并带红了之后,其他的号会跟上蹭流量,接着形成二次传播。

吕明合算了一笔账,按照旗下几个号近期多则450万、少则55万、平均百万以上的播放量来算,市场通行广告定价不到2万元,相当于50次播放1元。“基于AI算法推荐,这些播放涉及到的受众,无论地域还是兴趣,都比过去更精准,转化率也更高。”在吕明合看来,与夹页广告、楼宇电视、公众号比,或者与电视台比,似乎没有比短视频更经济的营销方式了。

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已经过去,激烈的餐饮市场竞争中,还存在边际成本的问题。越是受人关注的店,获得流量的价格就越低。

数据显示,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用户中,90后占绝大多数,这部分人崇尚自我、个性鲜明,勇于尝试新鲜事物,不喜欢被灌输,更愿意主动思考得出结论。这类用户人群恰恰是餐饮消费的主力军。时下的90后、95后年轻人,大多为独生子女,许多人很少做家务,更不会做饭,吃饭是日常最大的开销。

更重要的是,除了实际消费之外,消费者到网红店,还有满足社交分享的需求,比如拔草(把购买欲“拔”除)、打卡、发朋友圈等。

网友留言

@晓姐姐:遇上我这种出去吃饭最怕人多的就玩完,哪家不用排队进哪家,再好吃的东西我也不会花几个小时去排队,吃货的世界还真不懂。

@耶:上个月去上海,去了抖音刷爆了、火得不能再火的电台巷火锅,晚上7点过去的,将近10点才吃上。吃过之后,真没觉得有啥特别的,就是特别辣,辣到怀疑人生!

@云霄:再等一年还有这样高的排队率,那我就服了你!

@王子:餐饮最好的营销就是,优质可口的菜品,贴心的服务,舒适的环境。

@Triss:对“网红”系列都不感冒,好吃的当然不错过。然而……味道好的,环境好的,吃完身上没味儿的火锅店,杭州多了去了好嘛!只能说网红店营销策划一级棒了。

@纯de味道:最不喜欢凑这种热闹,多少网红店都是红这么一阵子,过一段时间门口人都没了,你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

@杨含春:2006年的掉渣烧饼,火,一夜之间,凉了!2008年的杂粮馒头,火,一夜之间,没了!网红,盲目跟风……

@文喜闻过则喜:其实自己做才更有意思,可以变着法地做,变着法地吃。做多了熟能生巧。信手拈来就是美食一桌。朋友聚会多有面子。

记者手记

当网红店淡出朋友圈

离过气已然不远

美食色彩热烈丰富,代入感强,短视频这种形式,会让美食类内容更有感染力。让用户饱口福之前先饱眼福,短视频带来的增量为餐饮行业打开了新局面。

抖音推荐的网红餐厅,真的值得去吗?网红餐厅是不是就意味着不长久?

“在探店之前,我们会参考大众点评等比较客观的点评,如果评价特别差的就不会去。”采访中,吕明合告诉记者。

当然,任何餐饮店都有周期,尤其是主打爆款属性的网红餐厅。成为一时的网红或许不难,但这也意味着你的产品、营运将在消费者的高期待中经受考验。光有抖音这个放大器还不够,必须要用好的产品留住顾客。

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很多曾经刷屏的网红店正在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甚至已经倒闭关门。有网友总结道:“他们都是活在朋友圈里的网红店。当他们从你的朋友圈消失,距离真正的消失也就不远了。”(记者 陈婕)

(责编:蒋琪、付长超)

2019-03-2621:00:00HUAWEIP30全球发布会限量球鞋暴涨到4万元?媒体:不是像酒一样越藏越香##########

原标题:限量球鞋暴涨到4万元?媒体:不是像酒一样越藏越香

原标题:商家限量发售 炒鞋乱象让市场和消费者“很受伤”

商家限量发售,炒鞋者通过买断黄金尺码等手段拉抬价格上涨几倍、甚至几十倍

炒鞋乱象让市场和消费者“很受伤”

不久前,在美国最大的球鞋电商平台Stock X官网上,李宁为NBA巨星韦德发售了一款限量球鞋。这双原价只有1000多元的球鞋,在二手市场的价格短时间暴涨到最高4万元,涨了近40倍。

如今,不管是在一线城市还是二三线城市,经常能看到在商店门前排队“抢鞋”的情形。在这些人中,有一些是真正的球鞋爱好者,也有一些是冲着炒鞋来的,也就是我们俗称的黄牛。

炒鞋市场是如何火起来的?炒鞋群体现状如何?《工人日报》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

由爱好转变为“生意”

现在社会上流行这样一句话:中年人炒股,年轻人炒鞋。

26岁的赵斌是江西南昌人,在美国加州留学。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鞋贩子。在国外留学期间,除了上课,他都在和球鞋打交道。

在赵斌于美国租住的房子里,囤积着几百双热门球鞋,其中大部分是最近比较火的“AJ ONE”和“YEEZY BOOST”。

“这双‘AJ ONE绿脚趾’的发售价是1000多元,被我抢到了,由于是限量发售的,现在二手市场的价格已经到了5000多元,而且很好卖出去。”赵斌说。

像很多鞋贩子一样,赵斌刚开始也是一名球鞋爱好者,一次卖鞋的经历让他发现了球鞋交易中蕴藏的“商机”。

“我买的第一双限量球鞋是‘AJ ONE禁穿’,这款鞋是乔丹当年打球穿的,有收藏价值。后来我急需用钱,就想把它卖了,发现这双2600元购买的球鞋已经涨到了4000多元。”赵斌说。

排队抢限量鞋,再炒上高价抛售,是鞋贩子们赚钱的主要手段。现在,每当有新鞋发售,赵斌都会花钱雇十几个人去实体店门口排队抢购,其中有退休的老人,也有在校学生。他还在国内雇了两个客服人员专门负责售后服务。“一双球鞋经常能赚2000多元,生意好的时候,一个月能赚10多万元。”他说。

Stock X发布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球鞋二级市场销量中,耐克旗下的AJ品牌占据了44%的份额,Nike品牌(除AJ)占26%,Adidas品牌占24%。相比发售价的二级市场价格,AJ、Nike、Adidas三大品牌分别溢价59%、58%、25%。

商家和鞋贩子的“默契配合”

“其实球鞋不只是一双用来穿的鞋子,它们背后也有历史和底蕴,我收藏的很多鞋背后都有故事。”北京的刘子涛说,他们这种喜欢收藏球鞋的人行话叫做“Sneakerhead”。“有时为了买一双鞋,我们会省吃俭用好几个月把钱省出来,天天盯着网站有没有货。”

记者了解到,除了鞋背后的文化内涵,炒鞋市场的出现与商家的限量发售和明星示范效应不无关系。“有时,明星们上节目穿过的联名款球鞋,第二天就能涨价1000元。”刘子涛表示。

国内炒鞋的火热可以追溯到2015年,这一时期有多名NBA球星来到中国,推动了球鞋文化的传播。同年,一款名为“毒”的APP问世,起初它只是一个球鞋信息交流平台,次年增加了交易功能。同时,一些带有嘻哈文化的综艺、娱乐节目陆续播出,明星们的时尚穿搭让一些年轻人热衷于好看的球鞋。

与此同时,一些运动品牌屡屡制造营销噱头,并通过限量、抽签发售等方式来刺激球鞋市场繁荣。

有业内人士认为,球鞋市场之所以如此火爆,应主要归结于商家的饥饿营销。Nike等球鞋商家能较为精准地预测出市场上消费者对某款产品的需求量,进而控制市场上新品的货量。此外,商家还会在球鞋首发一段时间之后进行补货,将此前渴望购买但没买到的客户转化为品牌的销售额。因此,商家的饥饿营销推升了球鞋二手市场的转卖价格,不少人从中看到了“商机”,商家和鞋贩子的“默契配合”,完成了对球鞋市场的炒作。

赵斌表示,炒鞋者分为两类:一类是通过官方渠道抢鞋,并在市场售卖赚利差的散户;另一类是通过大量扫货、提拉价格等方式左右市场价格的庄家。“后者不需要对鞋有感情,他们只要对市场有敏锐的判断就行。”在庄家眼里,炒鞋的核心是为了加剧供求不平衡。在这套体系中,扫货是关键。男款的40~45码、女款的36~37.5码,被称为“黄金码”,是庄家扫货的主要对象。“庄家只需要买断一两个‘黄金码’就行。‘黄金码’短缺造成的价格上涨,会拉动其他尺码的价格上涨,从而把控整体价格。”

“很容易收到假鞋”

24岁的刘丽琪是个喜欢打篮球的女孩,同时也热衷于购买、收藏篮球鞋。她经常会在一双限量款鞋开放预约资格的日子里,早早起床,把自己的身份证号码、鞋子尺码和手机号码等信息发到某一平台上。

“这种活动都是先到先得,预约成功后会收到官方发来的消息,只有这样你才算真正获取了去实体店里买鞋的资格。”刘丽琪告诉记者,去年她平均预约10次才会有1次中签。“如果没有中签,只能去二手市场买,但那里的价格跟发售价就不是一个层级了。”

“现在球鞋市场越来越不健康了,市场有些畸形,因为炒鞋的太多了,很多人已经失去了买鞋的初心,鞋已经成了谋利的工具。”刘丽琪气愤地说,由于现在炒鞋泛滥,对于自己喜欢的球鞋,她要么买不到,要么买不起。

炒鞋疯狂迈进的同时,假鞋也开始出现。在北京西单经营多年的鞋店老板田野坦言:“做我们这行其实风险很大,因为很容易收到假鞋。我碰到过好几次,对方却死不承认。如此得来的鞋根本卖不出去,只能由我们自己承担损失。我曾遇到过一个上家通过将假鞋运送到国外再寄回国内的方式牟利,一旦不慎卖出假鞋,就很难再继续做下去。”

赵斌说,目前国内外的交易平台有很多,像Nice、转转、闲鱼等平台收取少许或不收手续费,但不保真。而像毒、Stock X等平台则提供鉴假服务,每单收取9.5%的手续费。“这就意味着整双鞋的交易成本,在无形中又被费率抬高了。”

毒APP对外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5月7日,平台有15位鉴定师,累计鉴定超过1620万件。其中,人气高的鉴定师日均鉴定数量超4000件。鉴定需要排队等待,而分配到每双鞋的鉴定时间只有短短几秒。

田野认为:“一双好的限量版球鞋,不是像酒一样越藏越香。因为不管保存得多好,经过五六年的时间,胶水、皮革都会老化,失去了穿着的基本功能,便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价值了。”

周怿

朱佳琪(EN042)

编辑:小猪猪